彩之星彩票平台
      您当前的位置 :媒体南开 正文

      中国科学报:毕业设计中的学子情缘

      来源: 中国科学报2019年6月19日第6版     发稿时间: 2019-06-20 11:04
       

        编者按

        时值初夏,当校园里再次出现诸如“毕业设计展”之类的海报时,我们知道,一段持续四年的学子生涯,在那些为了毕业设计而忙碌的学子眼神中,即将最后一次绽放属于它们的光彩。

        临近毕业,应该以怎样的一份毕业设计作品向这段青葱岁月告别,相信是每个学子都要考虑的问题。从构思到完成,每一件作品中,也都蕴含了他们对于自身、对于母校、对于社会,乃至对于生活的理解和感受。在校园中,这份感受要更加纯粹,也更加动人。

        本期,本报采访了多位刚刚完成自己毕业设计的毕业生,听他们讲述隐藏在每一份毕业设计背后的故事与感悟。

        让未来城市更宜居

        作品:工作与生活的协奏——开放性综合体设计

        创作者:南开大学文学院艺术设计系管永康

        感悟:努力探索出一个在高密度城市环境中的全新建筑发展模式。

        在经济飞速发展的今天,城市越来越呈现出高密度的状态。诚然,高密度的城市环境会增加资源分配效率,但与之相对的则是人均资源分配的不足,而且,由此带来的共享空间缺失,也会使人们的生活质量下降,当很多基本生活需求得不到满足时,大量社会问题也会随之产生。

        基于此,我一直在思考,如何设计出能够在一定空间条件下满足人们对城市基本功能需求的建筑。

        带着这一问题,经过与导师的多次沟通,我决定引入“垂直城市”的概念。最初想到这个概念时,我的脑海里出现的是科幻大片里的巨型架构建筑。不过,这些巨型架构建筑虽然看上去很酷,但以当下世界的建造技术却难以实现。因此,如何落地便成为我思考设计方案的一个重要维度。

        我认为,“垂直城市”最突出的特点是功能的竖向排布,即突出“功能”和“竖向”两方面,并在此基础上赋予“落地性”,那么,最为贴切的建筑形式便是城市综合体。虽然综合体少了一分“垂直城市”概念的前卫,但两者在本质上是一致的,都是用功能去解决问题。因此,“从功能到形态”的设计理念逐渐明确起来。

        后来,我将北京市朝阳区东坝路鑫家园西侧1.5万平方米的地方选为设计场,因为该地区周边有学校、学区房、养老房、高层住宅、高档小区、待开发区等,复杂的环境决定了生活在这里的人群的多样性。通过走访、调研,我将这里的人群分为八大类,并收集他们对不同建筑功能的需求度,进而决定建筑的功能类别。

        在确定了建筑内部功能后,我加入了时间维度,梳理了功能和时间之间的关系,为功能区的排布提供依据。在交通与功能的逻辑上,我将功能分为五个层级,各层级之间关联性较强,并且每一层级都可以较为便捷地通往休闲景观区。

        做完前期分析后,我通过模型来推敲建筑的体块关系,确定整体形态,并将功能赋予到建筑体块内部。为了让形体细化、交通规划更科学,我还引入了伊拉克裔英国女建筑师扎哈·哈迪德应用在城市设计中的羊毛算法。该算法是德国著名设计师弗雷·奥托最早在二维平面上使用的,我把这种思路应用到三维空间进行建筑优化,并在建筑细化时融入主观审美,让建筑融合科学与美学,于是便形成了最终的作品《工作与生活的协奏——开放性综合体设计》。

        对于这一作品,虽然我自己比较满意,但仍然存在一些不足。在中日创意设计论坛上,日本设计师藤原浩对我的设计成果评价很高,不过也指出,在关注建筑的功能之余,还应当赋予建筑一定的文化属性,使其更具地域特色。

        未来,我希望能够在研究生学习阶段继续我的设计研究,让我的设计更加完善,努力探索出一个在高密度城市环境中的全新建筑发展模式。(管永康)

        在南开大学杰出校友周恩来诞辰120周年之际,南开师生举办相关纪念活动,共同缅怀周总理的伟大人格和精神风范。
        不忘初心,牢记使命,高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